岳西网
菖蒲镇
您的位置:首页 >> 乡镇频道 >> 菖蒲镇 >> 正文

菖蒲 一次感人至深的第二次调解

“一个人家的家主突然逝去了,我真的很痛心,我家既然给了一万块钱的补偿,我就不想收回来……”一位中年妇女哽咽着,饱含热泪,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这件事本来早就该解决的,只是家里处理父亲的丧事和其他杂事给耽误了。至于父亲出事的那时候,我的叔叔们要你家补偿一万块钱,这是他们老弟兄们从感情上一时无法接受造成的,并不是我们的本意,希望你能理解。”坐在一旁的一位年轻的姑娘红着眼睛流着泪,请求刚才说话的这位中年妇女一定要收下手中的这一万块钱。

这是5月7日下午发生在菖蒲镇溪沸村村委会办公室里一次调解现场感人的一幕。说话的这位年轻的姑娘名叫许赞成,她和弟弟许龙飞等三人一起硬要当着镇村干部的面将他们父亲意外死亡获得的一万元补偿款退还给补偿方,即本文开头的那位中年妇女。这位中年妇女名叫朱足平,菖蒲镇溪沸村塘后组人。许赞成姐弟则是该镇西畈村白桑组人。参加当天调解的有镇包村干部、镇政法委员、司法所负责人以及溪沸村和西畈村村干等7人。在这个特别的调解现场,许赞成姐妹出于道义和感恩,坚决要将一万块钱退还给朱足平,朱足平则处于良心和对死者的安慰坚决拒收,弄得在场的镇村干部也有几分无奈。最后在镇村干部再三说合下,朱足平同意接受退回补偿款,但许家必须接受她的2000元捐赠作为对逝者的安慰,否则就拒收退回的一万块钱。经过一个多钟头的多人再三劝说,最终按照朱足平的提议达成协议。当事人双方双手又紧紧的握在了一起,感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其实,这是镇村干部及司法部门的第二次调解,事情还得从4月19日一场意外事故说起。许赞成、许龙飞姐弟的父亲许某本是一位经营铝合金生意的个体户,从2007年起就长期租住在溪沸村塘后组陈国胜、朱足平夫妇临街空闲的房屋内做生意。4月19日晚8时许,许某不慎从租住的房屋的二楼过道摔倒院内,造成重伤经抢救无效死亡。事情发生后,许赞成、许龙飞姐弟等一心一意忙于料理父亲的丧事,但许姓家的其他人员认为陈国胜家对许某的死亡应该负有一定的连带责任,要求陈家给一定的补偿。镇村干部及镇司法所及时介入调解,以息访罢诉,避免矛盾激化。当时村民陈国胜在外打工,其妻朱足平参与调解协商。最后双方代表达成协议,由陈国胜家拿出一万元现金作为许某在陈家意外死亡的补偿,并及时给予了兑现。这就是第一次调解。

本来这场调解工作已经结束,让大家意想不到的是,许赞成、许龙飞姐弟竟一定要将钱退还给陈家。 原因是陈国胜夫妇长期对待许某及许某的子女一直非常友好,出于感恩之心,许家姐弟认为收下父亲意外死亡的补偿款,从情理上、道义上于心不忍。据悉,许某早年丧妻,一直一人拉扯三个儿女长大成人(其长女现已出嫁)。在陈国胜家租房做生意期间,许某因为人诚实、待人友善,与房东陈国胜一家及邻居相处得非常好,不说平时生活上得到陈家的许多照顾,就连每年许赞成姐弟三人上学或打工回家过年,许家一家人都是在陈国胜家过的。这就是许家姐弟坚决不收陈国胜家给的补偿款的真正缘由。

由于陈国胜一家一直拒绝收回给许家的一万元补偿款,就是许家姐弟跪求也没有同意。许赞成、许龙飞姐弟无奈再次想到了镇村干部,要求镇村干部出面帮助调解,得到镇村干部的赞许,遂出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情景。一位两次参与许陈两家调解工作的镇负责人感慨地告诉笔者:“我们没有遇到过这样的调解,许陈俩家这样做,这是已经大大超越了法律和金钱之上的属于道德层面的好做法,是非常值得我们全社会弘扬和学习的。”

调解现场


双方当事人在调解现场

村干代朱足平转交捐赠款给许龙飞

亲如一家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菖蒲镇    责任编辑:王云峰
文章关键词: 菖蒲 一次感人至深的第二次调解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发布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发布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